《三日间的幸福》

这是一个在平凡的绝望中寻求救赎的故事,二十岁的楠木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大学生活转瞬即逝但却一直心怀抱负,总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晃过了每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厉害的人”

怀着这样的想法,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快要四十岁了。从此更加消极度日,每天骑着摩托车无所事事,最终在车祸中终身残疾。

本该过着这样的生活的楠木,在二十岁那年的夏天,做了一个 “无比正确” 的决定:以三十万日圆(约合人民币一万九千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剩下的寿命,只留下最后的三个月零三天,同时也认识了监管员宫城小姐。

寿命所剩无几并且无所事事的楠木先生渴望获得认同与救赎,高中时的好友,暗恋自己的学妹,从小到大唯一的青梅竹马,谁都可以,只要能在他最后离开这个世界前一点点温暖和认同就好,然而这些在他看来,本该是弥足珍贵的人,却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推下了深渊;

好友无意识的嘲讽,错过本应属于自己爱情的惋惜,喜欢了十年的人却早早结婚生子,一个又一个残酷的真相接踵而至,现实的一切都仿佛都在嘲笑着楠木的无能和渺小,小时候和青梅竹马一起约定的那句

“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变成厉害的人”

的约定,此时更加显得苍白无力。毕竟连人最宝贵的生命都能以1万日元1年廉价出卖的人,又能在哪寻找到哪怕一丁点的温暖和幸福。

认识到这个现实的楠木开始变得绝望和麻木起来,将好不容以自己三十年寿命为代价换来的钱,一张又一张的发给过路的行人,钱如正在下的雨水一般,零零落落的发完了,浑身湿透的楠木先生真正意义上来说一无所有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

“呐,回家吧?”南宫小姐小心翼翼地问道。

楠木看了看唯一陪在身边同样湿漉漉的南宫,好像自己也并不是一无所有。

“啊,回家!”

二人慢慢互相打开了心扉,成为了彼此的救赎,为了对方能在剩下的日子里活的幸福,同时又都卖掉了自己剩下的寿命,只留下最后的三天时间,这也正是《三日间的幸福》这个题目的由来。

幸福一直都是人们追寻着的东西,但幸福究竟是什么,不同的人对于幸福都有着不同的解释和感悟,作者三秋缒给予的答案是:幸福是一种救赎。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活着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生活像一个布满密线的囚笼,无数根看不见的细线束缚着人们:他人的认同与肯定、不愿面对只身一人的恐惧、渴望完美无瑕的爱情……

三秋缒笔下的楠木便是这样一个平凡中极具代表性的人,只有当生命只剩下三个月的时候才发现,本以为是最好的朋友结果完全不懂自己,本以为一直暗恋自己的学妹能陪自己走完最后一段时光,结果对方却早已有了新欢,本以为和自己一样,一直记得十年后在一起的约定的青梅竹马,结果高中就早早结婚生子并一直怨恨着自己;

所有的事情都和期望中的美好幸福背道而驰,甚至在还不知道自己剩下寿命的价格之前,幻想能卖出几个亿的天价,而这恰恰是每一个人生活中矛盾的缩影:一边抱怨着当下生活的糟糕与无奈,一边又期待着幻想出来的未来美好生活。

而打破幻想的最好办法就是把鲜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 于是作者三秋缒想出了出售剩下三十年寿命这样一个方法,将美梦提前暴露在现实残酷的空气中,原来只有我们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那天到来的时候,才会认识到想象中的美好一直都不存在,生活只是生活,只剩用力地生存和拼命地活着。

生活是残酷的,因此才需要救赎。楠木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生活无遗是一团糟,但他同时又是幸运的,正因为他出售了自己剩下那无用悲惨的寿命,才认识到了宫城小姐,每当他面对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的时候,宫城小姐总是以她的方式保护着他。为了换取宫城的自由,本来失去绘画能力的他再一次握住了笔,再次出售仅有的三十天的寿命时,其价值竟远超原来三十年寿命价值的总和数十倍,这就是救赎的力量。

这时的楠木已然从只想着如何自己获得幸福变成心里只有宫城小姐的幸福的人,甚至最后一个愿望都是希望死后让宫城忘记他,幸福的活下去,对于他来说,宫城小姐就是他的救赎,能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一切,就是楠木最大的救赎,也是对他来说最大的幸福。因此他最后才能义无反顾的卖掉了全部的寿命来换取宫城的自由。

只是他可能没有想到,宫城小姐是他的救赎,楠木先生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因此最后他卖到只剩三天生命,一个人在公园里回忆他和宫城小姐的点点滴滴,之后嚎啕大哭的时候,才会被同样卖掉全部生命,只留下三天的宫城拥入怀中。

“我回来了,楠木先生”

这大概也是作者想表达的:和三十年的空虚幻想相比,救赎他人与自我救赎的三十天更加具有价值。一个人在幻想的幸福中独自度过的三十年毫无意义,但若是能和重要的人一起度过的话,三天就足够了。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Luninousail ' Blog。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评论 (0)
183 文章
4 评论
2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