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角斗

我跟着兜帽来到角斗场,简单登记后签署了一份合约文件,内容大致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之类的。喂喂,这感觉有点不太妙啊,真的能活着出来吗。

虽然有点后悔,但生死状都签了,现在临时逃跑未免也太怂了点,大不了场上打不过再认输好了。之后我被角斗场的侍从带到了选手备战室,等候上场,角斗场的备战室有两个,分别是南室和北室,对战的双方分别在不同的两个备战室等候,所以上场前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我所在的就是南备战室,除了我还有很多强壮的角斗士在做赛前热身。随便找了一个冷清的地方坐下,瘦弱的我此时就像误入鹰群的小鸡,随时都会被吃掉。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很多角斗士之间似乎都是互相认识的老熟人,相互打着招呼,虽然并不是刻意想去偷听别人谈话,但还是无意间听到了些让我有些在意的事情。

“最近怎么没见到珐米奥啊,他除了打架也没别的事会做了吧。”

“听说他被【森林魔女】吸干了精气,这几天都没法下床呢。”

“【森林魔女】不是谣言吗,不会是真的吧,据说是长相绝美的女人,引诱年轻气盛的男人带回森林交媾,吸完精气就抛尸的那个故事,这要是真的......那我其实还挺想试一试的,嘿嘿。”

“唉,谁知道呢,据珐米奥说是真的碰到了,好不容易跑回来才捡回一条命。”

旁边的角斗士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谈着,长相绝美的女人、森林,应该不会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一出现就极力否定自己的胡思乱想,但我又想起了那个用锁链锁死的可疑房间,突然有点不寒而栗。之后很长的时间里,不管周围的角斗士们说什么我都再也听不进去了,甚至有些忘记了原本来这里的目的,思绪在脑中混乱的像一团浆糊。

“41号选手,该你上场了。”

“哦,好的。”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侍从念到了我的号码。我赶忙整理好混乱的思绪,暂且放到一边,就匆匆忙忙跟上了随从,我们穿过一条很长的回廊,便来到了主场。这是一个环形的角斗场,环形的四周是观众席,呈阶梯状的排布最大程度地利用了有限的空间,中间则铺满了用石料做成的地板,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这些地板下面装有可固定的滑轮装置,似乎是可以更换的设计。

此时我还没有出场,就已经听到喧闹声、喝彩声、叫骂声,各种声音杂糅在一起,宣泄着人们平时刻意压抑着的情绪。这场子应该有几千人了吧,也太夸张了,本来我以为最多也就几百人看而已,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珐西卡欧村里总共人口也才不过几百人,第一次暴露在这么多目光下让我非常的不适应,四肢甚至微微有些颤抖。

“下面这场比赛,就是今晚大家最为期待的巅峰对决了,一边是国都最年轻的贤者大人:傻之结巴贤者,让我们欢迎尊贵的贤者大人出场!”

啧,这称谓和介绍词真是充斥着满满的恶意,难怪能给我开出那样的价格,果然是想好好嘲讽一下我这种不自量力的傻子吧,这就是国都大人们的任性啊。

我硬着头皮从走廊的阴影中走出,暴露在无数双充满恶意和嘲讽的目光里,喝倒彩的声音不绝于耳。

“哇,快看,是傻之贤者大人。”

“什么贤者啊,这不就是个小鬼麽,一个结巴还想当国都的贤者,赶紧滚回家喝奶去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和谁过不去都不能和钱过不去,我决定了,十分钟一到就拿钱跑路。由于是第一个上来的,对手还没有到,场上除了我就是周围观众的嘲讽声,趁着这个机会,观察了一下场内的环境,看看有没有哪里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对于角斗场的概念最早还是来自于书本,其建造并没有统一的规定,为了比赛的刺激性和观赏性,管理者可以自己选择性的在场内布置武器道具,陷阱障碍之类的。我所在的角斗场应该是国都最大的角斗场了,但场内却十分空荡,除了随机分布的武器架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了,难道说其实这家角斗场很穷?在观察的过程中,我用余光甚至瞟到武器架上居然有书本,这真是,嘲讽也要做足全套的。

贤者本身的定位是一个国家最高智慧的象征,一般来说并不会参与任何战斗,哪怕是掌握了一定数量的【奇迹】,其尊贵的身份和羸弱的体质决定了必然无法成为有效的战力,更不要说出现在角斗场这样平民大众化娱乐的地方。

“角斗的另外一边,则是今天已经九连胜的前顶尖冒险者:杰特·沃地森!他是否能战胜强大睿智的贤者大人,夺得十连冠呢,请大家尽情期待!”

“加油啊,杰特,好好教训那个小鬼,让他体验一下大人社会的可怕!”

“我拿全部家当押你赢了啊,拿出杀森林巨熊的力气,把这个小鬼一拳揍回家!”

“ 杰特!杰特!!杰特!!! ”

杰特一出场,观众们才犹如一头刚睡醒的巨兽真正苏醒过来,疯狂的叫喊声形成了一股声音的巨浪瞬间席卷了整个角斗场。我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天在城门前看见的那一幕现在仍深深扎根在我的记忆中,而眼前的杰特虽然失去了一只手臂,伤口处仍绑着绑带,血却不怎么渗出了,才短短一天就可以恢复到这个地步么,简直是奇迹,不,应该真的是使用了【奇迹】吧。

我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当中,甚至忘了这个独臂的男人正是这场角斗中我的敌人,只有在他手中撑过5分钟的时间,才能拿到酬劳,不然就只是作为一只观赏性的猴子让在场的几千观众嘲笑而已。

“下面来向大家介绍一下今天的角斗场地,为了怎加娱乐性,老板特地使用了最高级的场地:瓦剋诺!这个角斗场地内的所有地板都是特制的,每一块地板的表面都浇铸了【奇迹】,数百度的高温火焰会不定时随机地从地面喷射出来,还请两位角斗者们不要掉以轻心。”

主持人刚说完,近两米的火焰就在场内四处喷射出来,瞬间点燃了本该被夜色笼罩的会场。

......

是我错了,竟然会以为全国都最大的角斗场没钱,没钱的是我,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败北条件为口头喊出我认输的一方,或者失去意识的一方,请两位选手做好准备。”

“三,二,一,角斗开始!”

杰特和我隔了十几米远,我根本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只是能感觉到自己像一只猎物,被一头猛兽紧紧锁定,随时会被冲上来咬个粉碎。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脑子里只有:可怕,非常可怕!这样一个想法,从小连架都没有打过的我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氛围,空气都似乎被冻结一般,我甚至一动都不敢动。

突然间,杰特动了,笔直地冲过来,可能是由于身体暂时还没有习惯少了一只手臂,似乎无法很好的保持平衡,因此速度并不快。即使如此,在我眼中依旧是飞快无比。看着猛兽冲了过来,我无法燃起任何想要与之抗衡的想法,脑袋里只有一片空白,狼狈地连滚带爬向反方向跑去,说是角斗,却演变成了一场猛兽追逐着滑稽猎物的狩猎游戏。

“哈哈哈哈哈,你们快看,那个傻子跑起来怎么和动物一样,连手都用上了,太搞笑了!”

“没错!就是这样杰特!捉住他好好修理一顿,晚上夜宵我请了!”

观众席上传出肆意的狂笑,或许我有着某些搞笑天赋也说不定,之后稍加锻炼也许能当一个搞笑艺人,但此时的我脑子里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想法,甚至无法进行简单的思考,只是凭借着动物的本能在四处逃窜罢了。

还有多久!还有多久啊!时间过去多久了!我不断向自己发问,在每次以为已经过了五分钟的时候,一看时间发现只过去十几秒,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体力很快就见底了,在一次偶然间不小心踩到火焰后,摔了个踉跄,之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衣领传来,身体慢慢离开了地面,我竟被杰特单手提了起来!随后被猛地一扔,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狠狠撞到了观众席下面地围墙边的武器架上,身上也被锋利的武器割出了伤口,鲜血不停地流了出来。

巨大的疼痛刺激着我的神经,却也让我恢复了些思考的能力。果然到此为止了吗,我始终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而已啊,不管是在国都,还是在珐西卡欧,父亲也是抱着想看我出洋相的心态才让我出来的吧,说到底,根本就没有人对我有所期待嘛,一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我认...认”

喜欢()
评论 (0)
183 文章
4 评论
17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