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奇迹

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但人对于时间的感觉却是不同的,快乐的时间会过的很快,痛苦的时间则格外漫长。

丝黛拉跑遍了小半个国都,仍然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要是这时候卡尔在就好了,捡捡草药,拿拿行李当条咸鱼的日子真是愉快啊。

“残酷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该去和莫里集合了。”

一想到等会可以和那个人一起思考今后生存下去的对策,生活似乎也变得没那么艰难了。

丝黛拉来到城门口,然而在城门口站了半天,也没看见莫里的身影,这时她碰巧听到路过的两个贵族少女的谈话。

“呐呐,你知道今天晚上在国都角斗场有傻之贤者和杰特的角斗吗,感觉很有趣哎。”

“真的?想看杰特角斗,虽然没了一条手臂,但他还是很有男人味,不过傻之贤者是什么,好逊哦。”

“就是那个,昨天进宫自荐当贤者那个哑巴,不对,好像是结巴来的。”

“唉?当真?哑巴怎么可能当贤者嘛。”

“是吧是吧,他脑子肯定有问题啦,所以才叫‘傻之贤者’嘛,哈哈哈哈。”

少女们轻快地谈笑着,丝黛拉心里却激起了一股巨浪,不会真的是莫里吧,他怎么突然去角斗了,对手还是那个手撕巨熊的杰特,那么瘦弱的莫里连我可能都打不过啊,更别说挑战正式的冒险者了,卡尔离开了,要是莫里也不在的话...,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事啊。丝黛拉想到了失踪很久的卡尔,心里更是多了几分焦虑。急忙跑起来。

一路跌跌撞撞,在花光身上全部的零钱买了一张票后,终于到达了这个国都最大的环形角斗场。

“哈...哈....哈.....咳咳...”

喘着粗气的丝黛拉刚到角斗场,就看见眼前这震撼的一幕:曾经狩猎巨熊的勇士此时仿佛化身为巨熊一般,单手就提起了瘦弱的少年,使劲全身力气猛地扔了出去,少年向自己所在的方向飞来,最后砸在看台下面的武器架上,鲜血顺着伤口流到了地板上,生死不明。

看到眼前这副光景,丝黛拉想起了不告而别的卡尔,还有无数个只能只身一人的夜晚,从小和卡尔相依为命的自己,就像突然失去支柱一般,就在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莫里出现了,同样是无依无靠流落街头,简直是自己的翻版,但他却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来到国都,并一直积极思考着如何坚强地生存下去,这正是她想要成为的样子,是她的勇者,只要和他在一起,自己仿佛也能借到一丁点努力生活下去的勇气。

“不......不要!莫里里!勇者大人!不要死!!”

丝黛拉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最后几个字更是喊破了音。

疼痛暂时帮我恢复了思考,但似乎还让我产生了幻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听到了丝黛拉的声音,不过怎么可能嘛,没有人会对这样的我有所期待的,父亲也好,村子里的其他人也好,观众席上把我当傻子的笨蛋们也好,全部都只是想看出尽洋相的我然后狠狠嘲讽而已,输了就输了吧,反正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贤者,竟然认真起来的我还真是傻子。

“裁判我...我认...”

“勇者大人!!!不要死!!!”

嗯?这个声音?真的是丝黛拉!!我半躺在被我砸坏的武器架上,仰头向观众席看去,披肩的黑发,烁亮的眼睛,正是记忆中那个沐浴着月光的少女!她怎么来了,我没告诉她我会在这角斗啊,而且为什么要叫我勇者大人?

这时那个晚上我们一起在屋顶的记忆突然浮现在眼前。

“我不认为莫里先生是傻子哦,努力追寻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不会因为不可能实现的理由而放弃,这简直是勇者大人嘛!”

啊,原来是这样吗,原来在她心中我是勇者吗,这样简简单单就想轻易放弃的我,这样不被任何人期待着的我,这样被所有人嘲讽着的我,是她的勇者吗。

“41号选手,你要认输吗?”

裁判似乎听见了我刚刚结结巴巴说的话。

“我认...认为我还能打。”

勇者,那就要拿出点勇者的样子啊,这样半吊子也太逊了。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我又重新站了起来。就让各位见识一下,傻子贤者仅有的【奇迹】吧。

“喂,快看,那傻子竟然还能站起来,他要干什么?”

“他在武器架上拿了一本书和一把单手剑!他在干什么!哦,天呐,他竟然打开书在咏唱!一个结巴竟然真的在咏唱!”

杰特此时也很懵逼,当了这么多年冒险者,别说贤者,他甚至从未与能够使用奇迹的人交过手,那是一个国家的荣耀,任何人没有资格在国家的荣耀上用剑与拳头来涂鸦的,更是没见过被自己扔出去后像没事人般站起来,竟然还开始咏唱咒文的人,而且这人还是一结巴。

“我知道了,他肯定是想装装样子拖时间,杰特快冲上去解决他!”

“是啊是啊,就算读出咒文也不可能有奇迹发生的,杰特上啊!”

原来是虚张声势吗,杰特稳了稳稍微慌乱的心神,调整好呼吸再次冲了上去。而莫里依旧四处逃窜起来,不过这次口中依旧结结巴巴地念着咒文,虽然同样是逃窜,但感觉他和几分钟前有些说不上的违和感,似乎在有意识地利用地上喷出地火柱给杰特制造障碍,每次杰特都在快抓住的时候恰巧碰到了火焰,不得不再次拉开距离。

还差一点,就快完成了,我的大脑像一台高功率的发动机全速运转起来,场上的一切都被我印入脑中,观众的叫嚣,杰特的疑惑,丝黛拉发红的眼睛还有地上不断喷起的火柱,视野所到之处皆成我的记忆,口中仍不忘念着冗长的咒文。

“你在干什么啊,赶紧抓住那个故弄玄虚的小鬼啊,不止胳膊,脑子也被怪物吃了麽?”

杰特总是抓不住莫里,观众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毕竟这里是角斗场,总是看一傻子和一残废玩捉迷藏的游戏一点都不有趣。终于,莫里停止了逃窜,在距离杰特几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转过了一直背对着他的身子,低着头看不到任何的面部表情。

这小鬼,终于认命了吗,这次就一拳打晕你,不会有任何痛苦的。杰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用力将拳头挥了出去,然而就在快要碰到莫里的那一瞬间,莫里也动了,他大喊了几个听不懂的咒文,随手将刚刚一直在读的书往前抛了出去,右手的细剑在空中往上一挑,轰的一声,一道火焰竟在杰特和莫里之间喷射出来,将书本烧的干干净净!

杰特赶忙退了回去,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小鬼,竟然真的引发了【奇迹】!不可能,结巴怎么能引发【奇迹】,傻子怎么可能是贤者!但眼前的火焰确确实实是被他手中的细剑制造出来的,难道是巧合,不不不,场子这么大,恰好这里喷出火焰的概率太低了,到底为什么,难道他真的会使用【奇迹】吗。

不止是杰特这么想,观众们也抱着类似的猜忌,本应喧闹的角斗场一时间竟突然有些安静。

仿佛为了印证大家的想法,莫里随手挑了几个剑花,剑尖挑起之处火焰依次喷射而出,其中几道火焰就在靠近观众席以及杰特的身后,人们感受着炽热的高温,这温度高的似乎能融化某些固有的执念与偏见。

“这是奇迹,真的是奇迹啊!”

莫里没有理会人们的惊叹,依旧只是不断在场内挑起火焰,然后一步一步开始慢慢逼近杰特,此时杰特与莫里的关系与几分钟前相比完全调转了过来,猎物转眼间变成了狩猎的巨蟒,手中的细剑犹如巨蟒的信子,场中的火柱则是一颗颗滴着毒液的獠牙,虽然眼前的少年身躯是如此的瘦弱,但此时确实是货真价实引发着【奇迹】的贤者。

贤者的身份自带的压迫感让杰特如入冰窟,在国都,贤者具有最高等的社会地位,对贤者与智慧的的崇拜贯彻了整个国都的教育以及文化,因此对于有人玷污这一尊贵的形象人们才会感到如此愤怒。而当刚刚还唾弃着的对象转眼间竟真的变成原本心中的信仰的时候,这当中剧烈的反差让人无所适从。

莫里在离杰特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剑尖直指着他,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在虚空之中轻轻一挑,杰特突然惊醒过来,下意识紧闭双眼,用仅有的手臂护住头部关键部位,但想象中的灼烧的感觉却并未从皮肤传来,再次睁开眼时,并没有火焰从地板喷射而出,只有少年锋利的剑尖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

一瞬间角斗场竟然出奇地安静了下来,人们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是我输了。”

说出这句话的杰特语气却意外有些轻松。

喜欢()
评论 (0)
183 文章
4 评论
2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