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约定

赢...赢了!莫里里真的赢了!丝黛拉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翻下了观众席,一路冲刺跑到莫里跟前,发现透明的液体在莫里的眼睛里打转,稍不小心就混合着脸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液从脸上滑落。

是我赢了吗,我真的赢了吗,被所有人嘲讽为傻子的我赢了吗。或许我真的是个傻子,因为从小到大除了躲在家看书外,什么都不会,明明是个家里蹲还一副自己最叼的样子,大言不惭的要当贤者,却是个连【奇迹】都没见过的土包子,最后走投无路流落街头,然而这样没用的我,现在却在几千人的见证下,获得了和国都顶尖冒险者角斗的胜利!

“莫里里,你没事吧?你怎么哭了,是哪里疼吗?”

“我...我不知道,只是,眼泪自己就...止不住地...”

我赶忙用手擦掉脸上地泪水,好不容易获胜,这个样子被人看见也太丢人了。

“喂,小鬼。”

这时候不远处的杰特走了过来,神情有些严肃。

“可以告诉我,你最后使用的真的是【奇迹】吗?”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告诉他真相。

“不是,毕竟我是个...个结巴嘛,结巴怎么可能咏...咏唱呢。”

听到这里,杰特眉毛紧皱,而后又伸展开来,最后竟开怀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是杰特,杰特·文森特。”

杰特伸出了他仅有的手。

“莫里,莫里·西斯卡纳。”

我也伸出了手,和他紧紧握在一起。

“你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再会了!”

说完他便离开了角斗场,优秀的战士,是说我吗?那个国都顶尖的冒险者竟然说我是优秀的战士?一想到这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之后观众们好像突然清醒过来,有的在质疑比赛的结果,有的输了钱叫骂着,有的则围过来请求我用奇迹帮助他们之类的。最后好不容易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逃离出来,拿到了角斗获胜的奖金后赶忙偷偷从后门溜回了森林里的小木屋。

“呼,终于到家了,今天真是刺激的一天啊,哎你别乱动。”

到家已是深夜,丝黛拉一边帮我包扎伤口,一边感慨。

说实话,丝黛拉的包扎手法非常的...粗暴,拿出药粉好像不要钱似的倒在伤口的创面上,然后用纱布用力缠了一圈又一圈,生怕包不紧,结果本来只是普通的皮外伤而已,经过她的包扎后就好像刚从前线深受重伤归来的战士一般。

“疼疼疼...疼。”

“唉,很疼吗,之前卡尔受伤她也这么说,战斗果然很辛苦。”

不不不,只是你这包扎手法疼而已,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更甚于杰特的拳头,我在这一瞬间产生了丝黛拉或许比杰特还要强大的错觉。

“丝黛拉...”

“嗯?”

“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强大的战士的。”

“那还真是借您吉言。”

说着,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用纱布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袋,里面装的是角斗获胜的全部奖金,足足有近1奥利之多,为了方便使用,我还特意让工作人员帮我换成了阿斯,除去上缴的税金,总共有360阿斯,自己做饭省着点花的话,完全够我和丝黛拉两个人半个月的伙食开销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这是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亲手挣到钱养活自己,这感觉还不赖。

“对了,莫里里,刚刚在角斗场的时候,你和杰特说你不会【奇迹】,但你明明控制了场地内的火焰了啊,普通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那果然是【奇迹】吧!”

说到这里,少女突然亢奋起来,抓着我的手臂激动的摇来摇去。

“假的啦,我从小在边境线上的村子长大,【奇迹】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会这么高级的东西。”

“那为什么......”

我一边玩着手里的阿斯,一边解释起来。

“丝黛拉,你知道蒙太奇吗?”

“萌太棋?没听过,某种棋类游戏?”

“蒙太奇是是一本异世界的书中提到的概念,大意就是把两个没有关系的画面拼接在一起拿给别人看,人们的大脑会下意识地在两个画面间补全某种因果联系,这就是蒙太奇。”

说话间的功夫,我用阿斯在木制地桌面上搭出了一个小金字塔。

“我还是不明白,这和你控制场内的火焰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很简单,我并没有控制什么火焰,只要知道下一道火柱在哪喷出,把握好时机装装样子,下一秒火焰在我所指的地方喷出,两个画面结合在一起,根据蒙太奇的原理,人们自然会产生一种是我让火焰喷出的错觉。这就是‘傻之贤者’仅有【奇迹】的真相。”

我不紧不慢解释着,手里又用阿斯搭出了一个小房子。

“原来如此......不对啊,场地那么大,少说有好几百平方米,你怎么知道火焰会从哪喷出来?”

“这个嘛,当然是靠背的了,一开始被杰特追的满场乱跑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场内的火焰似乎是按某种周期喷射出来的,之后你来了,冷静下来的我才正式决定记录场内某个区域的喷射规律。”

“那如果是你的感觉错了,或者中间记错了怎么办,你可能会被打成重伤,缺胳膊少腿的,运气不好甚至会没命的啊。”

丝黛拉的语气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甚至有些激动,不小心碰到了桌子,阿斯搭成的小金字塔和小房子应声而倒。

“那就真的没办法了,不过我一向对自己的感觉和记忆力很有信心,况且当时你不是都把我叫成勇者了吗,什么都不做就举手认输,然后黯然下场,这可不像是勇者该有的样子。”

说罢,我把散落在桌子上的钱币一枚枚重新收进了袋子里,确认没有遗漏后扎紧了口袋,抬头发现丝黛拉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我。

“嗯?我脸上有什么嘛?”

丝黛拉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今天在城门前等了很久,害怕你像卡尔那样再也不回来了。”

“对不起,放你鸽子了,中午就去了角斗场,本来以为只要撑过十分钟就好的,没想到等到傍晚比赛才开始。”

“让我等多久都无所谓,但一想到可能又要变成只身一人,就感到很恐慌,特别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你去参加角斗这么危险的东西,我的心脏就砰砰地跳个不停,以后不要再参加这么危险的东西了好吗?”

虽然是询问,但语气却不容置疑。她用双眼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通过眼睛探寻我灵魂深处那意味着肯定的答案。

“我知道了,那......来拉勾吧!”

“拉沟?去门口挖条水沟的意思?”

“不是啦,是我在一本异国游记上看到的,那个国家的人在做重要的约定的时候,会把两人的小拇指紧紧勾在一起,代表着灵魂的连接,这时候再一起许下约定的话会深深刻在两人的灵魂中,这样就不能反悔了。

我一边解释着,一边主动用右手的小拇指拉住了丝黛拉的小拇指。

“莫里•西斯卡纳在这约定,今后绝对不在没和丝黛拉商量的情况下,做危险的事情,反悔的话就变成一头牛,天天在她家门前挖水沟。”

“噗,这是什么惩罚啊,别在我家门口挖奇怪的东西。”

丝黛拉的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

喜欢()
评论 (0)
183 文章
4 评论
17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