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人类是一种非常忙碌的动物,无时无刻都在做着些什么,来不及停歇,不停地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在追求着什么,在渴望着什么。

不对,不是这里,这里没有我寻找的东西,去更远的地方,我一定要去更远的地方,我应该属于那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这样想过。

这是人类的宿命,从出生的一刻起,便注定要为了什么而奔波,或许是金钱,或许是自由。

人类也是一种非常怯懦的动物,胆小且谨慎,害怕孤独,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一有声响就慌忙躲避起来。

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太痛苦了,为什么只有我要承受这种事,跑吧,离开这里一定会变好的。

这是人类的本能,是生命得以延续的能力,为了生存,为了活着。

但是,如果有一天,人们被夺走了这样奔波与活着的权力,除了一具空壳,究竟还能剩下些什么。

......

我记得很清楚,再次睁开眼睛时,那是一个晚霞洒满屋子的傍晚,没有见过的高高的房顶被霞光染成橘黄色,还有房子里陌生的气味,一切都让我感到陌生,但我却没有来得及思考更多,喉咙的干涸刺激着我的大脑,让我几近发狂。

“水...水...”

我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啊!神父,他醒了!”

一旁的修女赶忙把水递过来,我想起来却发现全身似乎没什么力气,双手也只能微微活动,只能在修女的帮助下一点点把水喝下去。

我还活着吗,对了!丝黛拉呢?她去哪了。

“莫里!你醒了吗!”

我刚想到她,那个记忆中的人就冲了出来,或许我们之间有某种心电感应也说不定。

“丝黛拉小姐,你的弟弟已经醒来了,剩下能做的只有安静调养了,我很抱歉...”

“嗯,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谢谢您神父。”

这时一个神父走了过来,和丝黛拉交谈起来,不对,我什么时候成弟弟了,虽然好像确实比她小一点点,等等,那是什么?

在他们简单的交谈后,丝黛拉从门外推出一把两边带着轮子的椅子,我脑袋突然变得有些空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莫里,别乱动,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

但我却没有任何想要听话的意思,只是颤抖又无力地摆动着双手。

“我...我...我怎么...”

丝黛拉赶忙过来帮忙把我扶坐起来,我却只是结结巴巴地说着什么,然后迫切地望着她。

一旁的神父叹了口气,慢慢离开了房间。

“丝...丝...黛拉,我...我感觉不到...双腿了!”

喜欢()
评论 (0)
183 文章
4 评论
25 喜欢
Top